deccccc

饿

【荒天/荒目】第二圆舞曲

轻度精神病描写

家庭伦理向,注意避雷,ky退散,表白小叔叔,荒天荒目都喜欢,所以。。。

文笔废,无逻辑

以上ok的话

 



天才和疯子,往往只有一线之隔。

 

荒川和大天狗从法院门口走出来,他们刚刚办完离婚的手续,荒川净身出户,他们俩的共有财产大部分都留给了大天狗,包括他们现在住的房子和车,而两个孩子则是判给了荒川。

荒川一如既往的帮大天狗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,然后才上驾驶座启动车。那是一台 Volvo,已经开了有些年头了,是在他们刚拥有了第一个孩子辉夜时买的。当时后座还特意装了儿童安全座椅,小小的女孩子被安全带扎扎实实地护在座位上,看着前座两个爸爸一边开车一边抱着一对婴儿用品不停的笑。而等到辉夜稍微大一点的时候,又轮到小女儿金鱼坐到了那个婴儿专座上。

 

一路上荒川专心地开着车,大天狗也一言不发,就这样一路开到他们在这之前还称为家的地方。其实荒川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回过这里了,他住在城里离他公司近的公寓里,而大天狗和还要上学的女儿们住在这里。

 

客厅里被大天狗一如既往的收拾得一尘不染,但是插在花瓶里的花已经全部都凋谢了。荒川环顾了一下四周,没说什么,便上楼去叫辉夜和金鱼收拾行李准备搬家。荒川打开辉夜的房门,两个孩子还抱在一起,眼睛红红的,他走过去温柔地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,说“咱们该收拾行李了,该走了。”

金鱼姬听到后又把头埋到姐姐辉夜姬怀里,哇的哭了出来。

而辉夜姬也紧咬着下唇,眼眶里流光打转。她颤抖着问荒川:“爹爹,以后再也见不到爸爸了吗?”

“怎么会,以后每个周末爸爸都会看你们的,只不过,你们也知道,爸爸很忙,所以也可以回来。。。”

“但是我不想离开这里!我不要去城里,我要和爸爸在一起!”金鱼姬突然转过头来对荒川哭喊着,毕竟这里是她和辉夜姬从小长大的地方,而现在要去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还要和大天狗分开。

荒川沉默了一会,说“听话,我和爸爸不能在一起生活了,但是谁都不会因此就不爱你们。”

金鱼姬听了,不但没有受到安慰,反而大哭了起来。荒川也没办法,他看向年纪虽小但已经比较成熟的辉夜姬,“安慰好妹妹,然后开始收拾东西。”他知道辉夜姬也很难受,但还是逞强的点了点头,毕竟她是姐姐啊。

荒川从她们房里出来,转头去收拾自己的东西,他已经有段时间没回这里了,行李自然不算多,只不过卧房的零星衣物和书房里的几本书。他转头进卧房,猛然看到似乎已经等他好久的大天狗站在门口,他也一言不发,逆光的脸让荒川也看不清楚他的表情。荒川没理他,绕道屋里收拾东西。

他把左手无名指上那枚曾经见证着他们誓言的金属环状物取下来,锁到储物柜最深的抽屉里,转头打开衣柜,那原本属于他的那块早已空空如也,而大天狗也没有再放别的东西进去,那块地方,苍白的可怕。

待他收拾好,大天狗站在他面前拦住他的去路,良久,又放弃似的让开了。两人都无言,最后是由荒川打破了沉默。

“等会再陪孩子们吃顿饭吧。”

“不了,我下午出差。”

 

-----Tbc-----


wish you were here



论家里不争气老水獭的漫漫寻妻路

非洲穷人就应该好好学习_(:з」∠)_心累[再见]

【求助】和未婚妻吵架一不小心言重了怎么办

  • 纯瞎几把乱写

  • 逻辑混乱+ooc

  • 送命题

      事情是这样的,我和我的恋人原本就计划今年完婚的,从今年年初就开始计划的婚礼离现在就只有三天了,但是昨天我在和他说婚后家里要我们搬回去住的时候,他就不太愿意。他说他拒绝,我就说了他两句,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吵起来了,我当时确实是有点激动,就把我当年为了救他受了重伤那起事故提了起来,说要不是因为我救的你,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。我当时也就是想着吓唬他,的确我们在年少的时候确实有过一段很恐怖的经历,包括那一连串发生在我们和我们身边的人身上的事情,很多都成了他心中不可抹去的梦魇,就算到现在他也会不自觉的自责和悔恨。可是我心里并未真正责怪他,也没有觉得他亏欠着我什么,毕竟当时的我做的那些都是为了他心甘情愿的,但是他却一直没有走出来过。当我说完后他立马就愣了,转过身去一言不发。我开始以为他只是生气,也就没理,但是后来看到他的手一直在抖,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,就想从背后抱住他再哄,可是他就径直站起身躲开了,之后就走回了卧室,关了门没有一点动静。我没太在意就没追上去,拿起笔电继续回邮件,反正我想等他自己气消了就会好的,就像平常一样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可是等到要睡觉的点他还没出来过,我自己去洗好澡就去拍卧室的门,意料之中没有回声,没办法我就说我进来了,就发现门已经被锁上了。我又拍了两下要他来开门,说我们别闹了好吗,我想睡了,然而仍旧没有回音。打他电话,不接,这下换我有点生气了,我就去找房门的备用钥匙,但是弄了好久怎么都打不开。我觉得不耐烦了,就干脆去书房盖着备用的毯子睡了。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我惊喜的发现卧室的门竟然开了,丢下毯子就跑了出去,却发现卧室里没人,床铺都铺的整整齐齐的,我冲出去找他,客厅没人,厨房没人,浴室没人,瞬间我觉得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好可怕,最后察觉到他出国用的大号旅行箱不见了,我才意识到大事不好。冲进卧室里打开衣柜,他基本上都把他的衣服拿走了,本来他的衣服就不多,现在衣柜里属于他放东西的那一边就和我的胸口一般空出一大块,什么也没有。我把家里翻了个遍,连张字条也没留下,给他打电话,关机。我挨个给他的同事打电话却一无所获,直到最后终于拨通一个常年stk他的同事的电话,对方好像是在做什么极限运动的训练,背景噪音很大,上来就给我扯了些有的没的。我又听不太清他到底在说什么,耐着性子一直重复打听他的去向,直到最后我才勉强听出来,机场什么的,赶紧挂了电话,开车去机场追他。一路上闯了几个红灯我已经不清楚了,到了机场查了今早起飞的航班还是一无所获,我真的气急了,一脚踢翻了一个垃圾桶,还惹来了保安把我赶了出来。浑浑噩噩回到家,我心里乱的很,毕竟他的脾气从来都不是这样的,不像我那两个长辈,今天打明天闹,离家出个走都正常的很。他从来就很温柔,并且对我是很宽容的。我不知道昨天那样说是真的勾起他的心魔,到了现在我已经完全气不起来了,我只担心在这样的状态下我会不会失去他,然而现在我什么都做不了。我躺在沙发上借酒浇愁,电话来了,我以为是他,谁知道是公司那边的事,吩咐完事情我就把手机仍出去好远,再有电话也不接算了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好像在沙发上睡着了,就又被电话吵醒,我迷迷糊糊不想接,但是电话一直在响,我翻身去抓手机又够不着,一不下心就从沙发上摔了下来还磕到茶几了,痛的我想哭。好不容易拿到手机,是一个陌生号码,我就更不想接。但是它一直没有挂断,我很不情愿的接起来喂了一声,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,就在我准备想挂断的时候,对方叫了我的名字,我当时瞬间就清醒了,是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我问他现在在哪里,他又沉默了好久,我只能听见细微的电波噪声在信道里回响。许久,他突然开口了,他说他不想和我结婚了,求我给他时间去思考,在此期间也别去找他。他说的十分认真冷静,让我越听心越慌。我给他道歉,说是我不好,那天说的都是没过脑子的气话,我是真没有那么想过要求你为我做什么。他却还是一个劲的纠结往事,说什么一切悲剧都是由他造成的,他亏欠我太多。然而这在我看来构不成他逃婚的理由,我说,那你看在你亏欠我的份上,乖乖回来。他说,…除了结婚。我说,只要结婚。

 

       然后他就把电话挂了,弄得我一头雾水。其实我不太理解,我说的话真的有那么重吗?还是说他已经不爱我了?

 

       我不明白,我明明很爱他,也很珍视我们的感情,也很想让他幸福。有谁能告诉我,有什么办法能在三天之内让他能答应和我结婚?

忍不住摸鱼,图力基本废了,一年没有画,仍旧不会上色,背景逼死强迫症系列233333

Oh my sweety girl, may I propose to you?

在路上